站长推荐

  合作伙伴

AV集中营导航 成人色导航 開穴方程式 乱伦万花筒 顶级色站榜 必备福利 色狐入口 卡卡导航 草榴导航 禁区福利 抖阴导航 比特人星球 磁力链导航 春水堂导航 谜姬导航 七度空间 看片指南 性福指南 暗网吸穴鬼 蜜桃导航 X1导航 18禁导航 私密链盟 后宫导航 色妻导航 成人凸书馆 久精导航 PornGui 弟欲研究所 涨姿势导航 蓝莓导航 女仆研究所 爽快撸导航 品色导航 猛男情報局 彩虹屋 天上人间导航 偷心贼 MVP导航 福利入口 绿茶导航 金鸡骑姬 成人B站 妹子.com 九色导航

『还是人妻最好玩』

  周一下午,黄生找他的一个开情趣用品店的朋友阿龟,拿了一盒大号的冈本安全套,阿龟笑问这次又是哪个小女生要挨炮了,黄生得意道:不是小女生哦,是小媳妇。阿龟立马来了兴趣,把手中的半截香烟放下:人妻啊,人妻最有味道,快给哥哥看看模样。黄生把手机中照片给阿龟瞟了一眼,阿龟眼就直了,看多了长发美女,第一次看这种短发人妻,尤显得,而且脸上脱了稚气,成熟美诱人。
阿龟道:老弟,开个价!
黄生:别急,咱俩谁跟谁,说钱多伤感情。还不知道这娘子的毛品质如何,入不入得了你的法眼呢。
原来,阿龟是个癖,专门喜欢收集美女的,并分类整理标注欣赏。黄生上次把前女友无意送给他后,他感激涕零,自那后黄生的安全套全由他包提供了。
阿龟:这种短发人妻的毛,我还真没有。你帮我搞到,升级你为我店VIP,新药免费专供。
黄生哈哈大笑:好,就任龟老板这句话,这小娘子就是头母老虎,我也要拔她一搓毛来满足你。
阿龟听后,从抽屉里掏出一个小药瓶给黄生,说这是新药女人一粒见效,根据情况试试,也算帮我作测评吧。黄生知道用不了,但还是接下了。
黄生特地等到晚上九点多,估摸着陈洁晚饭吃过了,工作也快完成了,应该可以闲暇调情了。驱车来到陈洁小区,路过花店,选了一束玫瑰花。到门口时,给她发了个信息,说点外卖给她,问她要地址。陈洁刚写完教案放下笔,思想有点放空,看到信息,没多想就直接把楼号室号发给了黄生,发过后才反应过来,回复他怎么回事为什么给她订外卖,但没收到回复。她在想黄生今晚搞什么名堂,今晚会不会又发那个的照片和视频给自己呢,想到那些照片里的男女,陈洁心里划过一阵荡漾。
黄生看到房号,往身上喷了点香水,把阿龟给的药倒出一粒,和安全套一起塞进口袋,今晚他要大展身手了。拿上鲜花,黄生直接上楼到陈洁门外。
陈洁听到敲门声,以为是外卖到了,没多想打了门。眼前站着一个身高一米八的健壮帅哥,手捧鲜花,对她微笑。她一瞬间短路了,又立刻意识到,这是黄生,他已经在自己跟前了。眼神瞪圆了,一时语塞。黄生暗想意料之中,未经陈洁发话,抬脚跨进室内,反手带上了门,并扭上保险。开口道:“怎么?不欢迎我?”
陈洁:“你怎么来了?”
黄生:“我想你了。”
陈洁:“你来干什么?”
黄生:“我来。”
黄生毫不避讳,用最直接的话语,打破中间一切的矜持与尴尬。陈洁苦笑的脸上略有一比惊恐,黄生适时奉上鲜花:“看你吓的,我又不是坏人,我是真的想你了,就过来看看你。”
陈洁有点僵硬接过花束,稍显安定:“你吓到我了。”
黄生:“也不请我坐下,让我一直站这当门卫吗?”
陈洁尴尬地回应让他进屋坐,手上的花束不知放哪放,鬼使神差地走向卧室,那里窗台上应该有个花瓶。陈洁感觉到黄生也自动跟在她身后进了卧室。
黄生感觉到卧室里有一股女人特有的香味,不是香水和化妆品的工业香味,而是女人特有的某种体香。房间很整洁,尤其是一张大床,淡红色床单,和陈洁上次时一样。婚黄的灯光下,整个房间甚是暧昧。黄生心理想这里真像是妓女按客的炮房啊!但他嘴里说出的却是:“你房间好像婚房啊!”
陈洁回头白了他一眼:猪。心跳却莫名加快,她感觉到身后的黄生一股压迫感,不是那么恐惧,却是紧张。她把花胡乱插进那个没水的空瓶子。顺势转身,却一头撞上黄生的身体,原来黄生在他身后跟得这么近,确切地说是贴着她进来的。
她刚抬头看向黄生,黄生此时双臂大开,一把把她拥抱住。陈洁立即本能要挣扎,一扭身,却发觉黄生的两个手臂是那么粗壮有力,和自己老公完全不一样,自己的两个乳房紧紧的贴在他胸膛上,没有多少缝隙。她如果想拒绝,应该大叫,应该使劲,但这一刻她似乎变成了哑吧,变成了幼儿,伴随着身体无力的扭动,嘴里只冒出轻盈的:“你干嘛,别这样......”
经过这几秒,黄生已然有十分把握了。他双臂再发力,把陈洁搂得更紧,右臂横箍在陈洁背后下线位置,能感受到陈洁微微发抖的上身。左手撑开大掌,一把捏着她的左臀,并有意往上提,让陈洁感觉自己的力量。
陈洁从未被这样捏过,即使老公也没这么用力,特殊是感觉那手掌太大,大的能把半边臀部完全包裹。她的阴部一阵潮热。
黄生适时使出杀招,他低下头,嘴凑到陈洁的耳边,用充满磁性的声音,带着热气,呼唤陈洁:“今晚我要和你结婚,和你入洞房,在你的婚床上和你睡觉。”
陈洁一下子就软了,身体松了下来。黄生把嘴吻上陈洁的小嘴,舌头伸到她齿边,撬动她的嘴,陈洁根本无法抵挡,在某个呼吸的瞬间,黄生的舌头终于攻入她的嘴里,她的舌头无处躲藏,被黄生的舌头抵着、挑着,再加上黄生双唇的吸吮配合,陈洁的舌头终于被拽了出来。黄生用力吞咽着陈洁舌尖上的津液,全嘴发力把陈洁的舌头吸到自己嘴里,就差用牙齿咬了。陈洁有些疼,发了嗯嗯声。黄生领悟到了,松了力道,用舌头挑逗她的舌尖,陈洁已经无法克制了,她的舌头开始回应黄生,两个舌头在狭小的空间里开始交合,上上下下,里里外外,你追我赶。陈洁几次把黄生的舌头吸到自己嘴里,同时进来的还有黄生的口水,隐隐中有丝烟草味,这是她的身体第一次接纳陌生男人的体液。
黄生也是有意为之,他故意造到更多津液,放到自己舌头上,就是来试探陈洁的接纳程度,原来这小很放开,没有顾忌。黄生心中一阵窃喜。
黄生又吻向陈洁的耳垂和脖子,这是女人的敏感之处,陈洁欲火正被点燃,她也吻向黄生的脖子,双手也主动搂住了黄生的腰,很宽广,他衣服里的肉体很结实。黄生左手俏俏伸进口袋,掏出一粒药片,又快速塞进自己嘴里,没有吞下去。
陈洁感到黄生把一只手已经从伸进衣服里,来到她的后背,她脊梁像触电一般,的搭扣已经被黄生单手轻易的解开了,这只手立即从衣服里绕到她的胸前,毫不迟疑地盖到她的右乳房上,虎口托住乳房下沿,大拇指在乳头上拨弄,把陈洁的乳头两下就弄得挺立。陈洁舒服得从心里发出一声长长地低呤,黄生得到鼓励,大手更加肆意在那只乳房游走搓弄。
嗯嗯嗯。。。陈洁张嘴传达自己的情欲
黄生又把嘴凑上陈洁的嘴,双舌一下子搅拌在一起,黄生把嘴的含着的药片,喂到陈洁嘴里,陈洁感到一丝酸甜味。
“这是什么?”
“糖果!”
“什么糖果?”
“让你舒服的糖果,吞下去吧,宝贝,好舒服的。”
陈洁意识到,这是那种让人发情的东西,大概是。但黄生这么直白地和她说,她竟无法反驳和拒绝。黄生的双唇又不断来进攻她的,他的舌头伴随着大量的津液不断输入到陈洁的嘴里,她渴,她需要解渴,她放开喉咙,大口吞咽着黄生的津液,她有些喜欢那种烟草味,就像儿童喜欢某种口味的话梅一样。在这种烟草的美味中,陈洁也吞下了那颗小药片。
黄生明白火候够了,双手从下挽起陈洁的上衣,迅速从她头上褪下,再提起她的罩带,从她胳膊上勾下。陈洁自觉地抬头举手配合着。现在陈洁上身已经全裸了。黄生第一次直接看到她那丰腴的双乳,是一对成熟的木瓜,虽然没有他之前操过的几个小女生的乳房那么坚挺,但乳房比她们要大,有C罩杯,而且乳晕淡红,乳头挺拔,乳身向两侧沉挂,就是俗称的八字奶,黄生明的这是成性最迷人的标志。黄生把陈洁按倒在床上,两只大乳房又像两个白盘扣在陈洁的胸前,手感柔软,黄生俯下身,用嘴吻住一只乳头,另一手继续搓弄另一乳房。在陈洁的两个乳房上,施展他的口手,它们是如此灵活,陈洁一时分不清哪个是手指哪个是舌头,只感觉自己的两个乳房胀裂,两个乳头已经硬得发痛了。
黄生吃了一通,吐出乳头,看着陈洁迷蒙的脸问:“宝贝,你的好大好漂亮,吃不够”
陈洁羞得扭头:“不给你吃。”
黄生一笑,双手握住陈洁的双手,举过她头顶,压在床上:“我偏要多吃几口。”
黄生低头用双唇又含着陈洁的一个乳头,轻轻外上拉,使乳房成为一个锥体,又松口让它落下恢复原状,如此反复几次,又蓄了一口口水,全部用嘴抹到乳头和乳晕上,舌尖搅动乳头,舌头刮舔乳晕上的颗粒,把陈洁吃得加深加重。
舒服吗?
舒服。
给不给我吃?
给你吃,另一个也给你吃。
黄生松开她的双手,解开陈洁牛仔裤的扣子,双手插进她的腰两侧,连同陈洁一起往下脱,陈洁自觉地抬起,让黄生把自己的牛仔裤和一起脱下了。
黄生扔掉她的裤子,没等陈洁来得及夹起双腿,就双手抓住陈洁的两个脚踝,用力向上提高,并分向两边,这是黄生从部队学的制敌招数,能让被制人员无法起身,并且下身不能发力挣脱。陈洁像只小鸡一样,被黄生提着双腿大开,阴部毫无保留地暴露在这个男人面前,任他的目光像刀子一样在自己的脆弱的阴部扫荡。她的阴部在黄生进门的一刻就开始潮了,现在早已湿透了,更要命的是,在黄生侵略的目前下,她感觉自己的更不争气地往外冒着。
黄生仔细观察着陈洁的阴部,是成人的茂密,这暗示着这个女人有性欲的潜质。油亮光泽,显示出这女人的性生活很丰足。阿龟要是看到这样的,估计要跪求了。
整个阴部已经泛滥了,是湿的,洞口的几捋已经粘稠在一起。外已经微微长开,色泽深红,泛射着的白光。洞口上方的露出尖头,连着洞口深处,那里随着陈洁的呼吸在颤动着,小仿佛淹没在洞里的水里。
“不要看。”陈洁口是心非地求着。
“好美的啊。”黄生故意用语言刺激陈洁
陈洁哼得一声,以示:别那么说。
黄生不应着她,继续刺激:肯定只给一个人操过,太可惜了,这么极品的,只有一个男人,太可惜了。
“流氓,你”
“我是流氓,那现在就让你尝尝流氓的滋味”
黄生放下她双腿,几秒种自己的衣服,他不想过多耗时,他今晚后续有的是时间,目前只想尽快上垒。给自己的套上安全套后,黄生直接压到陈洁的身上,深情吻了她一口:“来接纳流氓吧。”
“嗯”陈洁没有别的语言,她只有接受,她也希望接受。
黄生把抵到陈洁阴部,先在她部位磨了几圈,陈洁竟挺动臀部,迎合着,生怕黄生找不到入口似的,黄生心里暗笑这女人。黄生看准时机,一下子全力插入陈洁的,陈洁痛得大叫一声。其实也不是疼痛,是一种从未有过的突入感。她从未被这样突然的一下子插入,而且黄生的太大了,比自己老公的大一轮,粗了一圈,一下子撑的她的两瓣没有缝隙,而且长度明显还没有全根进来。应该已经抵到宫口了,以前老公偶尔在恰当的体位时,要全部插入,才能到达这个位置。今天黄生竟然第一下就完全超越了。
“好痛”陈洁带着哭腔
“宝贝,我太想占有了,一下子没控制住。我慢慢来”
“嗯,轻点”
“我要你尽快适应我的,让你的离不开它”
“哼,看它表现。”
黄生采取普通方式,在陈洁的身体上来回,每次不发全力,在的作用下,陈洁很快适应了,双手搂着黄生的后背,双腿翘起圈在黄生的腰上,让黄生没有阻碍地刺入。黄生的嘴在陈洁的脸,颈、肩和来回啃噬,他发现肩头是陈洁的敏感部位,只要亲到那里,陈洁的阴部里面就会一阵紧缩。
发掘到这个弱点后,黄生上下联动,一边加紧在陈洁里的频率,一边嘴上在陈洁的肩头用力吸吮。
“啊、啊、啊。。。。。”陈洁已经失声大叫了
“叫吧,大声叫,不要克制,不要压抑”
和陈洁嘴里的叫声想响应,两个人的下身结合处,大量有在的冲击下,产生粘液稠密的声响,像小猫舔牛奶。
“快快快。。。”陈洁突然用力抱紧黄生
“要了吗?”黄生此时还是冷静地问
“要到了。”
“说,是不是要到了?”黄生还在下套
“是,是,要到了。”陈洁顺应着
“谁是?”黄生引诱她
“我是!啊。。。”陈洁再也无法克制,在黄生和嘴巴的双重攻击下,达到了今晚的第一次。
四、新婚夜
陈洁从来没有这么快,和老公总是要经过充分前戏调动,要变换多种姿势,老公才能慢慢烧起她的欲火,一般也是最后她骑在老公身上主动发力后,才能来到,而且很多时,老公在陈洁还没来感觉的时候就发泄了。今天在黄生身下,他只用一个姿势,一成不变地插入,短短几分钟,就能把她送到巅峰,她惊叹于黄生的能力,也惊叹于自己今天的敏感。
黄生拔了家伙,翻身和她并躺着,拿掉安全套,把陈洁的手拿过来,让她握住自己的依然坚挺的。陈洁又惊叹道:“你还没到吗?”
“当然没,这才几分钟,它还没来感觉呢。”
“我不行了。”
“你好好感受感受它。”说着,握着陈洁的手腕,让她的手上下套弄自己的大家伙。
这是陈洁第一次接触老公以外的男人,手上这个家伙和老公的明显不一样,不仅尺寸大许多,模样也差别很大,包皮裹着,如果不弄,是缩在里面的,每套弄一下,就会露出,而且上面泛着晶莹的液体,像是它也在吐口水。陈洁想到刚才和黄生的口水交流,不禁会心一笑。黄生问她笑什么,是嘲笑自己的家伙不厉害吗?陈洁说这家伙是大流氓。陈洁把手指缠绕着黄生的,他的毛很疏松柔软,是年轻的标志。刚才被插入时,黄生是带着安全套的,所以不算是和它有直接肌夫之亲过。现在直接感触到它,陈洁甚至能感受到这大家伙里面是多么血脉贲张,里面所蕴含的巨大力量。
黄生看她看得入神,伸出手轻轻把陈洁的头按向自己的:“这么喜欢它,就亲他一下吧。”
陈洁鼻子靠近黄生时,嗅到了一般汗味,一股雄性的味道,她给老公过多次,都麻木到忘了男人原来有这种原始的味道。陈洁伸出舌尖,碰触到那微露的,像一个剥了半边皮的大葡萄,沾了点上面的晶莹液体。
“好酸,好咸。”陈洁皱眉
黄生看得出,她应该没吃过。想着一定要把这小骚货调教成公厕,让她爱上吃,离不开自己的。鼓励她:“再尝尝,它可是为你产生的,不能浪费。
陈洁大胆地一口包住,舌头刮过,吸着上面的液体,比淡。
“吞下去”黄生又要求
陈洁的喉咙动了下,一股咸涩进入了腹中。以前吃过老公的,比这刺激味大多,呛得她全吐了。今天这是第一次有男的人液体进入自己的肚子里。她不知道,从今往后,她要被黄生占有很多第一次。
黄生见她吃了下去,为了表达爱意,立即凑嘴与陈洁舌吻,这是对女人的奖励与肯定,让女人尝试各式花样后没有抵触,反而得到男的鼓励与迎合,会让女人在尝新的道路上更放开大胆。
在黄生激吻中,陈洁心跳加快,脸上火烫,乳头莫名有股骚痒,脑中不断闪过黄生的与自己的乳头相互碰撞。她的也不像平时后会干涸,而是依然湿润,感觉黄生刚才没有止住那股涌泉。心中更是没有倦意,握着黄生的大,几次想放弃矜持,把它含进嘴里给他舔。陈洁知道黄生还没有,想到自己今晚还要挨操,下面像过电一样,一股酸胀。
陈洁离开接吻,起身说要去洗个澡。黄生自然不放过机会,跟着一起钻进浴室,嘴上说着:“好呀,新婚之夜当然要洗个鸳鸯浴。”
陈洁白了她一眼,但心里很是欢喜,她太喜欢黄生这种直接又契合她需求的表现了。
浴室里有个方形双人小浴缸,那是陈洁老公特地为她安装的,说是为她缓解工作疲劳,在这里陈洁与老公有过很多次嬉戏。今晚这个浴缸将见证陈洁与另一个男人的之约。黄生来之前,陈洁就放满了热水备用的,现在倒替他俩省事了。
黄生横抱起陈洁,把她身体慢慢浸入水中,用手舀几把水抹到陈洁的胸上,陈洁在温水里感觉舒服多了,身体放松了很多,向浴缸内沿挪了挪身体,示意黄生也进来。黄生跨入浴缸和陈洁并肩躺下,浴缸不大,两个白花花的肉体紧紧贴在一起,水淹过他们,并溢了出来。黄生自然地把右臂伸进陈洁颈下,陈洁亦自然地小鸟依人般靠上他的肩头。
陈洁的一只手在黄生的胸前游走,胸肌很坚实,不时用手指拨弄黄生的乳头。黄生让她舔,陈洁温柔地用双唇含住一粒乳头,和着浴缸里的水,发出一阵咕噜咕噜的吮吸声,看得出,陈洁没少玩过,舌头和嘴的动作很是娴熟。
黄生也没闲着,单手挤了沐浴露,在陈洁的全身涂抹,他要把这女人的身体洗干净,待会放开享用。沫到陈洁的两个大乳时,他会加重捏揉,惹得陈洁哼叽几声,不自觉在加重了嘴里的力道。黄生把腿塞到陈洁下面,垫起她的臀部,把她的阴部顶到水线之上。黄生从陈洁的大腿根部向阴部清理,沐浴露与陈洁的迅速结合,产生大量泡沫 ,黄生的五个手根在泡沫里与陈洁的大小充分交合摩擦,陈洁仰着头,享受着这种特殊服务,喘息不断。陈洁感觉黄生的中指重重是划过会阴,抵到了她的入口,母指头按在上,突然前后扭转。
“啊......好舒服”她也分不清到底是前面还是后面来的舒服。
“今晚是不是我们结婚洞房?”黄生又开始了
“是。”
“新婚夜我要给新娘”
“嗯,要你操我。”
黄生把一根手指进入了陈洁的,在里面搅弄。“我已经在了。”
不一会,黄生拔出湿漉漉的手指,送到陈洁眼前“你看你好骚啊。”
陈洁羞得:“还不是你弄的。”
黄生把手指放到自己嘴里吸干净上面的“你也好咸,咸中还带着骚。”
换成两个手指插入陈洁的蜜穴中,加快频率,并且手续在里面勾起扣弄。陈洁没被老公这玩过,她经不起这样玩,几下她就要失禁的。她着要夹着双腿,求到“不行不行”,黄生感觉到她阴部有了夹力,往冒,和手指的动作,形成的拍打声也越来越大。他知道这个蜜桃水分充足,已经完成熟了。
停止手上动作,让陈洁平息下呼吸。黄生先起身擦干后,用浴巾裹起陈洁,把她抱到大床上。陈洁知道她将迎来更大的冲击。
黄生扒开她的大腿,直接把头埋到陈洁的阴部,给她起来。黄生的舌头很长,天生的女人杀手。这根舌头比手指还灵活,从陈洁的大概根部开始,一寸一寸向蜜穴舔进,舌尖勾起外,再用双唇夹吸;仿佛打开了水龙头,陈洁身体里的,源源不断涌出,黄生则来之水拒,统统吸入吃下。舔到时,陈洁已经酥麻得浑身紧绷了,她挺起臀部,让黄生吃得更多。“我要,快给我”
黄生翻身,嘴没有离开陈洁的,跨上陈洁的上面,把自己的体送到陈洁的上身,果然陈洁第一时间抓住了黄生的,送到自己口中吞吐起来,他们形成一个男上女下的六九式。陈洁对六九也不陌生了,知道男人的敏感方式,不能一成不变。她尽力把黄生的吞到嘴里,快到喉咙时再吐出。这根南傍国实在太大,陈洁又用舌头舔棒身,再舔到两个大如乒乓球的蛋蛋。黄生清晰感觉到陈洁嘴巴的灵活,她的这些招式,比一些小姐都好。
前戏差不多了,黄生抽开身体,爬到陈洁身上,对她说“痒了吧,要进去喽。”
“嗯”
黄生的来到洞口,只轻轻一推,就没入了。陈洁舒服得长长哼出声。黄生缓缓推进,陈洁随之加长加重。黄生没有完全到底,就感觉已经到陈洁的底部了,被花心挡了去路,棒身被她的肉壁完全包裹着,黄生感触到陈洁洞内温湿的质感。
陈洁的以前只被老公拿假撑过这么大这么深,但那些是没有温度生硬的玩具。此刻,她却能真真感触到黄生上的血脉和折皱。随着黄生每一次有力的插入和拔出,这些折皱在她的肉壁里刮出一波接一波的酸麻。
“好大,好长。”陈洁吟叫着。
“宝贝,还没到底呢。”黄生炫耀着。
“啊,会插坏我的。”
黄生加快进度,陈洁随着第一次插入而尖叫,随着每一次拔出而欢愉。
陈洁的蜜穴变成一个盛满的,在黄生的捣冲下,发现咕唧咕唧的声响,越来越响。陈洁下面这张嘴被插着,上面那张嘴则也没黄生大口封着,两根舌头交织在一起,女人的娇喘和男人的喘息混合在一起。两个乳房,在男人结实的胸膛下已经被压大又扁又大。
插了十几分钟,黄生突然来了个全力冲刺,把大一下子全根刺入,突出陈洁的宫口,陈洁痛得急忙要推黄生,黄生去纹丝不动,也不拔出。
“好痛,快出来点。”陈洁求到
“总是有点痛的,你应答我的。”黄生在狡辩
“我。。。”
黄生的丝毫没有退缩,但是黄生扭转臀部,在为中心,在胯部压在陈洁的周边进行旋转和摩擦。陈洁从未被这样弄过,外阴和被男人肉体有力的摩擦,男的人蛋蛋在会阴处碰触,两人的牵扯在一起,外部的快感抵消了洞底的痛处。
“啊,啊,快,快”陈洁语无论次了
黄生双手钳住陈洁的腰部,使两个的更加紧密,也更好的让自己旋转摩擦。“宝贝,你的好深啊,把我全吃下去了。”
“是你给我吃药搞的,是你的药物作用,是你我”陈洁不甘示弱
“哈哈,你情我愿地给你喂药,算不了。你嘴巴吃了,才吃得下我全部的,操得你现在不舒服吗?”耍嘴皮子,陈洁哪是黄生的对手。
“舒服,大鸡鸡快。”陈洁放弃坚强
“叫老公,今晚是洞房花烛夜”。黄生进一步要求
陈洁有些迟疑,黄生停止摩擦,拔出一小截,再缓缓插到洞底,陈洁舒服得深深喘息:“就这样,老公,快点”
“好老婆,让老公好好疼你”说后,黄生开始大幅度快速冲击,每一次都插入穴底,上带着泛白的,把陈洁的来回翻掀闭合。
陈洁的从未如此充实,也许是药物的作用,也许是本性的渴望,她此刻的太需要来充实和振捣,不消一刻,陈洁就意乱情迷,“好老公,大老公,好痒,快不要停,要到了。”陈洁的双手使劲抓住黄生的两边,助力他向自己的冲击。黄生得令,进一步提高速度,蛋蛋撞在陈洁的上啪啪作响,80公斤的体重集中到三角地带,通过插入女内的全部传递到身下这个瘦小女人的阴部。
啊,啊,啊。陈洁声调明显变了,是来临的征兆。黄生也感觉到女人里一股紧缩的力量箍向自己的。原来这小还有这般吸阳能力。“快自己摸”黄生命令。陈洁听从把双手抓住自己的双乳,两指夹着乳头作揉捏状。黄生看了甚至满意
呜......
在陈洁长长的一口中,陈洁达到了第二次。
黄生不管已经无力身沉的陈洁,把她翻过身来,爬在床上,黄生来到女人身后,像狗交一样从后面刺入陈洁湿作一滩的阴部。这个姿势男人最方便发力,黄生也不再怜香惜玉,他要获取自己的快感。黄生双手搭到陈洁的双肩,使她不至于全身俯在床上,陈洁的双乳也就沉甸甸地挂着,受着男人全力的撞击,一对大乳在空气中胡乱甩动。
黄生快感升腾:“骚老婆,我。”
“快..给..我..”陈洁几乎被撞得说不了话
“快张开嘴叫出声”
“啊..呜呜..啊..快快”
在黄生临时,他突然拔出,陈洁以为他是要带套子。不想黄生一把捧起她的头,把伸到她嘴边,不由陈洁多想,就把插入还没来得及闭合的嘴里。
“你的被人过了,我在给你的胃”,黄生边说边在陈洁嘴里起来
呜呜。。。陈洁推不开,吐不出。一股浓浓腥咸的射入她的嘴里,力道很大,一些真抵陈洁的喉咙。
“全吞下去,宝贝”,黄生紧紧压着陈洁的头,确保不被她挣脱。
陈洁只好忍着呑咽了一口,不想这一口就停不住,黄生射了几股接连不断涌入喉咙,根本不给她喘息的机会。罢了,陈洁一横心,大口吸食着黄生所有的。黄生停止喷射后,还扯着陈洁的头,套弄几下,确保都入嘴入喉,才松开手,放开陈洁。
陈洁立即一阵干咳,只咳出几缕精丝,所有的都吞进胃里了。“你要呛死我啊?”陈洁怪罪道
“你的被人了,今晚我们新婚,作为老公,只能找个没人用过的啊。”黄生依然说着自己的道理
“好难吃,我要吐了”陈洁反驳
“慢慢就习惯了,我会让有爱上这味道的,以后让天天想着吃。哈哈”。说罢,黄生搂过陈洁到怀里,他深知打一棒给个枣的道理。
陈洁被他这么一哄,在他怀里低声:“以后不许突然这样。”
“我是太想占有你了,宝贝,我想作一个你特殊意义的男人,只能这样”,黄生继续哄着
陈洁竟有些感动,这个男人是她第一个吃的男人。这意义真是非凡了。
黄生递过一杯水,让她漱漱口,陈洁知趣地喝了一口,连同口中剩余的残丝,一并咽下,这下真是做到一滴不浪费了。
“宝贝,今晚就让我俩合体睡觉吧”,黄生把陈洁转过身,让陈洁后背对着自己,抬起陈洁上面一条腿,把未完全软下去的,又塞入陈洁洞口大开的中,双臂绕到陈洁身前,握着她的两个乳房,夹着乳头。“今晚要把你的,你的全部放在我身上”
“嗯 ,好”陈洁温柔地答应着
两人都很累了,就这样前后拥着,连体进入梦乡。

【完】


推荐『真实体验』分类
合作伙伴